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短篇言情 > 厲少,夫人又闖禍了
《厲少,夫人又闖禍了》沈若初厲行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厲少,夫人又闖禍了末喜

主角:沈若初厲行
主角是沈若初厲行的書名叫《厲少,夫人又闖禍了》,是作者末喜創作的民國情緣類型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十五年后,英國歸來,她原是讓那些害過她的人,好好懺悔,卻不成想,壞了他的好事兒。他是北方十六省最尊貴的公子哥,督軍府的大公子。他摟著她的腰,在她耳邊吐氣如蘭:“壞了我的好事兒,該怎么賠我?”她拿著剛得手的勃朗寧抵著他的腰:“你要怎么賠?”“…”某少帥一臉正經:“初兒,我想到一句詩。”“你說。”她有些期待的目光。“芙蓉帳暖度春宵,從此君王不早朝。”“…”土匪就是土匪。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10-17 14:03:44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第十四章少帥醋意大發

沈若初沒想到面前這個看著冷冰冰的男人,不過才二十多歲,居然這么大的來頭。

祁容的目光這才落在沈若初身上,仍舊是沒什么溫度的聲音開口:“謝謝沈小姐方才舍命救了萌寶,有什么要求,或者你開個價吧,只管跟我提。”

人情債,用錢還,只要這女人開口,他一定會盡量滿足的。

“不用客氣,我沒什么要求,也不需要你的錢,孩子的命,不是明碼標價的東西,以后好好看著孩子就行,水火無情,一旦悲劇發生了,就沒辦法挽回的,錢也根本買不回來。”沈若初蹙了蹙眉,對著祁容淡漠疏遠的回著。

若不是方才她恰好在那個角度,這么可愛的孩子,就會被大火給吞了。

韓家有很多很多的錢,祁氏集團也比不了的,她救萌寶的時候,就沒想過錢的事兒。

祁容銳利的目光看著沈若初,他是生意人,做慣了生意,什么都是用錢來衡量的,最直接簡單。

在這個物欲恒生的社會,卻沒想到,還有人根本不看重這些。

祁容不由多看了沈若初兩眼,若是旁人不要命的救了萌寶,受了傷,知道了他的身份,怎么著也得敲他一筆,或者提個什么要求什么的。

方爺看著祁容的樣子,忍不住笑了笑,祁容是過慣了人上人的日子,被人這么直接的教訓了一頓,應該是很不適應的。

半響,祁容這才點了點頭,萌寶眼尖,目光落在沈若初受了傷的手臂上,嫩白的胳膊上赤紅了一塊,看著就很疼。

萌寶稚嫩的聲音對著沈若初喊道:“姐姐,你受傷了?是不是很疼?會不會死啊?萌寶不要姐姐死!”

“沒事兒,姐姐這個只是一點兒小傷而已。”沈若初不由捏了捏萌寶的臉,萌寶夸張的聲音和表情,逗得沈若初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沈若初臉上露出笑容,干凈清澈的目光,倒是讓讓人覺得如沐春風的感覺。

祁容瞧著沈若初的胳膊,明顯是火燙傷的,應該是方才救萌寶的時候,被火星子濺上的,傷口不大,卻也不小,她卻說沒事兒。

“我送你去醫院看看。”祁容開了口,語氣里著不容反駁。

沈若初連忙搖了搖頭,語氣里透著疏遠:“不用了,一點兒小傷,我一會兒自己去就好,祁董事長的辦公樓被燒了,想必很忙,不用管我。”

祁容蹙了蹙眉,沈若初不讓自己送她去醫院,顯然是因為自己之前開價的事兒,讓沈若初生氣了。

祁容懷里的萌寶已經對著沈若初喊道:“不行,姐姐,你為了救我受了這么重的傷,一定要去看看的,不然萌寶會很自責的。”

姐姐的手看起來很嚴重,不去醫院會死的。

沈若初不由被這孩子給逗笑,祁容這才對著沈若初開了口:“沈小姐,我為方才不恰當的言辭,跟你道歉?你說的對,人命不能用錢來衡量。”

一旁的方爺看著祁容,心中不免訝然,祁容這個冰塊臉,一向自以為是,沒想到今日會跟沈若初道歉。

看著沈若初手臂上的傷,方爺跟著開了口:“若初,你就跟著祁董事長去醫院看看吧,這是燙傷,女子身上留疤很難看的,祁董事長熟人多,去醫院不用排隊。”

一股股的疼痛傳來,沈若初不由蹙了蹙眉,方爺說的對,迷城好的醫院,是需要排隊預約,不好的醫院治這些小傷,也得耗費些日子,而且肯定會留疤,她還要上班,

做什么也很不方便。

沈若初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應道:“那就麻煩祁董事長了。”

祁容臉上的冷意散了許多,點了點頭,沒有多余的話,前去替沈若初開了車門,沈若初跟著祁容上了車。

祁容便讓奶媽將孩子帶了回去,自己則帶著沈若初去了醫院。

車子很快到了中心醫院,全市最好的醫院,祁容的秘書,一路小跑著過去,對著前臺說了幾句,便有護士長親自出來迎接祁容:“祁董事長,這邊請。”

因著祁容的身份,護士長領著祁容,直接去了貴賓室,整個貴賓室裝扮的很是豪華,什么都一應俱全。

沈若初忍不住對著祁容打趣:“沒想到有錢還是有好處的。”

祁容別了沈若初一眼,沈若初忍不住吐了吐舌頭。

護士長找了最好的醫生,給沈若初上了藥,祁容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醫生清理傷口,一股子的疼痛,讓沈若初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:“嘶…”

“你輕點兒,做不好的話,就讓你們院長換個人來!”祁容蹙了眉,聲音冰冷,讓人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。

醫生看著祁容,小心翼翼的回道:“祁董事長,這位小姐的傷口若是不清理干凈,會感染的。”

這些都是迷城里頭,他們得罪不起的人。

“我沒事兒,不打麻藥,自然是有點兒疼的。”沈若初覺得祁容大驚小怪了,也怕這醫生因此丟了工作。

其實這傷口,確實是鉆心的疼。

祁容不再說話,醫生卻是更加的小心,明明是處理一個不大的傷口,卻像是做了一場了不得的手術一樣,心驚膽戰的。

傷口處理好了,出了醫院,祁容對著沈若初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不用了…”沈若初話還未說完,祁容已經上了車。

沈若初一陣兒的郁悶,這男人的派頭還真大,沒有辦法,沈若初只好跟著祁容上了車。

“住哪兒?”

“沈府大院。”

車子到了沈府大院門口停了下來,祁容下了車,倒是很紳士的給沈若初開了車門,沈若初跟著下車,對著祁容客氣的開口:“謝謝你,祁董事長。”

祁容看了沈若初的胳膊一眼,仍舊是沒什么溫度的聲音開口:“傷口不要碰水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沈若初笑了笑,這個人連關心人都是這么冷冰冰的,也不知道怎么養出萌寶那么可愛的孩子。

祁容不再多說什么,上了車,車子疾馳而去。

祁容的車子一走,一陣急急的剎車聲,發出刺耳的聲音,緊接著,便穩穩的停在沈若初面前,沈若初不由瞪大眼睛,看著火急火燎從車上下來的男人,一身綠色的軍裝常服,正是消失了幾天的厲行。

“上車!”厲行聲音里透著極其的不耐煩,目光里滿是憤怒。

沈若初很想轉身就跑,可是她怕,怕厲行做出什么事兒來,惹得整個沈家人全都知道了,瞪了厲行一眼,沈若初上了車。

也不過剛坐進去,厲行跟著坐了進去,車子一個漂亮的飄移,疾馳而去。

坐在車里,厲行幾近凌厲的目光,宛若刀子,仿佛剜在沈若初身上一樣:“你交男朋友了?”

他一回來,就迫不及待的來找沈若初,幾日不見,日思月想的女人,沒想到才到沈家門口,就見沈若初被別的男人送回來,還一副依依不舍的樣子。

這對他來說,就是男人的尊嚴被踐踏了,根本不能容忍的事兒,他的女人,趁他不在迷城,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了。

“那我的自由,厲行,你不能干涉我!”沈若初對著厲行喊道,她和誰在一起,交沒交男朋友,跟厲行都沒有關系。

厲行瞇了瞇眼,就這么大手一伸將沈若初拉進懷里,也順手帶上了隔斷的簾子,死死將沈若初箍在懷里:“不能干涉你?沈若初,看來你是忘了我說的話,老子說了,你是我的女人。”

他不過是離開迷城辦事兒,走了幾天,這女人就和別人在一起了,這女人膽子可真大,他看上的女人,居然還敢肖想別的男人?

“這一切都是你一廂情愿,我才不是你的女人!我和誰在一起,跟你沒有任何的關系,你管不著我!”沈若初氣急敗壞的喊道,她根本不想和厲行牽扯上任何的關系。

厲行怒急反笑:“很好,我管不著?那我現在就睡了你,坐實咱兩的關系了,然后去殺了你那個姘頭,我看你以后還怎么去肖想別的男人?”

說話的時候,厲行帶著粗繭子的手,就去扯沈若初的衣服,雖然隔著衣服,卻讓沈若初不寒而栗。

厲行一手箍著沈若初的身子,一手胡亂去解沈若初的衣裳,也不過就這么胡亂的扯著。

沈若初的上衣的盤扣已經被厲行扯掉,露出白皙的脖頸,像是極其美味的東西在邀請一樣,厲行忍不住低頭親了上去,灼熱的呼吸,舌尖觸碰的地方,惹得沈若初直發抖,厲行的手,不規矩的亂摸著。

“厲行,你不要發瘋了,我跟那個男人沒有任何關系,方才西街發了火災,我救了他的侄兒,受了傷,他送了我去醫院,又順路送我回來了,不信的話,你自己去找人問。”沈若初嚇壞了,急急的對著厲行喊道。

她幾天過了安生的日子,差點兒就忘了厲行是什么樣的男人了,他是這北方十六省的少帥,沒有他不敢做的事兒,方才她私心的以為,厲行只當她和別的男人交往了,會就這樣放手。

可厲行根本不會按照常理出牌。

小說《厲少,夫人又闖禍了》 第十四章 少帥醋意大發 試讀結束。

    1. 懸疑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懸疑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懸疑小說大全,打造懸疑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懸疑小說免費閱讀。看懸疑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暖婚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暖婚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暖婚小說大全,打造暖婚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暖婚小說免費閱讀。看暖婚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歡喜冤家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歡喜冤家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歡喜冤家小說大全,打造歡喜冤家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歡喜冤家小說免費閱讀。看歡喜冤家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穿越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穿越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穿越小說大全,打造穿越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穿越小說免費閱讀。看穿越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老老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